6.1.09

圆谎 III


圆谎 I
圆谎 II

哈哈...校友会?你和他是同学也,什么烂借口!”

“z是头牛,反应超迟钝的,要讲骗话得想半天,不然就会很多漏洞的。”虽然滑稽,然而y的笑却流露了苦涩。

这是y和好友的pillow talk,在一起出席另一个死党的结婚派对后,y选择了在好友家过夜。



“我就知道有问题,不然你不会那么好死,在我家过夜。”

“没有什么问题啦!只是很久没有依偎在你的丰满的胸膛,忽然很想念...”y作势要躺下去。

“你很恶心!”好友笑着半推半就,那是平时看不到的露骨,不过两人嘻嘻哈哈的小暧昧,足以缓和了y的负面情绪。

笑声停下了,好友忽然有感而发“男人为什么总是那么花啊?”

“这种用下半身思考的雄性动物,我们是很难理解的。”y 回答说。

“哈哈,下半身思考!也对,要不然讲了那么多次破绽百出的骗话,还以为你会相信。”

y没有什么好回答的,只露出无奈的笑。

“也不知道说你心机重,还是坚强,竟然可以不动声色的...”

“我只是想比较智慧的处理这样的事,我始终觉得z不会太差,只是男人贱,总要犯全世界男人都会犯的错。”

“我也觉得z不差,这样就判他死罪也蛮可惜。不过总不能这样轻易原谅他,继续在那静静装傻吧!”

“还没有到不可原谅的地步啦!趁还没有酿成大祸的时候,我给了他一个提醒。”

“他会认?”好友疑惑的看着y。

“当然,要选择适合的时间点来提醒!”y 眼睛发亮,神秘兮兮的回答。

“哦...什么时候哦?”

y 压低了声量回答:“在做爱爱的时候,选在最火热的一刻,温柔的对他说“你和某某某走得太近了,我吃醋哦!”男人不但不会反驳,而且很容易听得进心里面!”

“耶...”

“耶什么啦!”

詳文

9 comments:

OSK said...

哀!
如果你的好朋友是个很花很花的人,你会怎么做?

小川 said...

OSK,我会默默承受他的花心。你呢?你会支持那个女的这样做吗?

宝贝 said...

不错不错!!






宝贝

OSK said...

我是个古板的旧时代人!我始终认为感情应该专一,无论男女!
我不赞成婚姻有任何背叛,但类似的例子却看了很多!
好朋友,屡劝不听,我也无可奈何。
不好意思,要你听我发牢骚。

小川 said...

当然,感情最基本的要求就是对伴侣专一,那是无可厚非。

然而专一却有一些灰色地带,那是介于对和不对之间与值得原谅和不值得原谅之间。

你说z衰,然而为什么还是得到y的原谅和认为他还不至于冠上不专一的罪名?

其实小说说明了y是可以接受精神层面的出轨,只要在肉体和行为上把持得住,都算是没有犯错的。

精神是行为的导向,而精神却是很容易受到情感和外在环境影响的。

当道德观念无法自控精神层面的出轨,我们只寄托出轨者强制压抑,我相信成效一定没有情侣两人共同面对来的大。

如果出轨者的伴侣不但没有共同面对问题,只把罪名强加在出轨者身上,并对他吵吵闹闹,我相信两人的感情也没有什么好结果。

OSK,我没有否认你的看法,我只是想比较正面的去看待“背叛”。

如果各造没有把不专一或出轨视为一种“罪”,只把它视为一种“问题”,一种需要两个人共同克服的问题,我想关于感情背叛的悲剧一定会大大减少。

OSK said...

好,上了一堂课。

小川 said...

哈哈...

OSK,喜欢唠叨的原来是我!

健偉 said...

來人啊!

把z捉去浸豬籠!

materials said...

It seems my language skills need to be strengthened, because I totally can not read your information, but I think this is a good BLOG
jordan shoes


Google

WWW sheyingren.blogspot.com